鐘志誠創業「逐」臭 除臭襪年收9千萬

出版時間:2019/06/12 22:22

sNug創辦人鐘志誠是「逐」臭之夫,從除臭襪到腋下貼、運動服系列,矢志終結惱人氣味,不但成為職棒統一獅隊指定襪,更賣進百貨公司與全台160家運動用品店,年營收達9000萬元。然而風光背後,他曾歷經生命的陷落:母親驟逝、父親事業告急、躲債打零工,最後靠創業重新站起。正因沒有退路,他將品質和服務擺在第1,靠口碑熬過來,見證崩裂人生仍能透出希望的光。
 
鐘志誠的父親經營紡織廠多年,專營陽傘、沙灘椅等工業用布,他從小便是聽織布機梭子跑來跑去的聲音長大。只不過上億營收看似風光,「但我們自己知道不是,媽媽從小就叮嚀我們,要好好唸書,長大不要做生意,還要2個妹妹將來千萬不要嫁給生意人。」

原來,爸媽不放心將機器交給員工看管,夫妻倆總是24小時輪班,甚至連周末都沒休息,鐘志誠苦笑:「所以小時候少有機會出去玩,那個年代真的很辛苦,不是表面看的風光。」

尤其在他國中時,父親接到每月逾3000萬元的大訂單,看似大好機會,但客戶付款票期長,爸媽在資金不足狀態下,只好四處調錢軋票,讓負責管帳的媽媽疲於奔命。

此後小康生活便急轉直下,高三時,媽媽身上發現腫塊赴醫院檢查,「本來以為是水瘤,開刀切除就好,結果一開下去,醫生就說是惡性腫瘤,也沒切除就縫起來了。」

醫生宣告母親生命只剩3個月,一家人不願放棄,帶著媽媽四處求醫,卻依舊無法遏止病情,母親在3個月後病逝,那時距離他大學聯考只剩2個禮拜。
「媽媽交代,希望我繼續唸書,但爸爸跟我商量,工廠資金都是媽媽調度,他一個人沒法經營,如果我自己去讀大學,兩個妹妹可能沒法繼續讀書,所以我自己放棄了。」

他守住對媽媽的承諾,讓兩個妹妹升學,自己則到工廠幫忙爸爸處理生意。也因接手業務,才知家中經濟早已崩壞,「媽媽生病那3個月,家裡跳了100多張票!」

銀行緊縮銀根,爸爸為挽救工廠,只好從親戚借到地下錢莊,「到我當兵退伍,我爸已經欠地下錢莊2000~3000萬,他們每天都到我們家客廳『喝茶』,公司沒法運轉,只好宣布倒閉。」

由於母親過世後由他繼承自宅與土地,鐘志誠也成為地下錢莊討債的對象,曾被押著逼簽本票,「我知道簽下去,人生可能很難再翻轉,所以拒絕了,但因為爸爸躲到中國去,我也得跟著躲債,有2~3年時間不敢回家。」就連兩個妹妹也被拖累,想拿些重要的東西,都得趁著半夜摸黑偷拿,「沒辦法光明正大的回家」。

彼時,他怕工作洩漏個資、會引來債主,只能躲在教會朋友家。「我那時是很恐慌的,沒錢、不能工作、也不能去找親戚,因為別人會怕你連累他,所以沒事就不出門,那時是真的餓到蠻瘦的。」

短短2~3年內,他瘦了10多公斤,更因抑鬱、想不通,「生氣到會打牆壁。」人如囚徒,被圈在命運的困局裡,困惑著「我從小到大也沒做壞事、也沒得罪人,為什麼這些事情會發生在我身上?」

唯能轉念,是因為信仰,他幽默說:「因為我是基督徒的關係,所以不能自殺,必須讓自己去面對這些事情。」

後來為支應妹妹的生活費,他冒險出來打工,「白天在保險公司,早上去送羊奶兼報紙。」由於只有高中學歷,找不到好工作,又不能去有勞健保的公司上班,「只能當工讀生,錢很少,又不能不做。」

然而躲到對岸經商的父親,原想搏個翻身機會,卻在回台時,因過去工廠倒閉欠稅而被限制出境。鐘志誠出面簽下擔保書,竟又跳進另一個火坑,「(國稅局)開始對我追稅,銀行有一點點錢就被強制扣薪。」

當時,父親靠著一款專利布重起爐灶,但因無法出境,他只好代父出征,到深圳、東莞找客戶賣布。「我們有這塊布,但沒有運轉的現金,所以出貨櫃到中國後,必須先跟下游廠預支貨款回來給上游廠。」(作者、攝影/郭美懿)
(文未完,全文請見13日蘋果日報財經版)

鐘志誠年少就經歷母親驟逝、父親負債,為父擔保的他更一度被地下錢莊追債,最後靠創業重新站起,見證崩裂人生仍能透出天光。
鐘志誠年少就經歷母親驟逝、父親負債,為父擔保的他更一度被地下錢莊追債,最後靠創業重新站起,見證崩裂人生仍能透出天光。

時尚船襪:採用日本東洋紡除臭纖維,伏貼度高、不易鬆脫,男女皆可穿。
時尚船襪:採用日本東洋紡除臭纖維,伏貼度高、不易鬆脫,男女皆可穿。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財經》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