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巴蕾高瑜含 川劇大師之女彈琴手改拿菜刀

出版時間:2019/05/08 22:00

「女人是油麻菜籽命,落在哪裏就長到哪裏。」出身重慶、遠嫁台灣的高瑜含,也如菜籽落在陌生土地上。原是父親嬌寵的長女,從小習舞習藝,在舞台上發熱發光;未料緣分牽引嫁到台灣,卻在婚後戳破想像。不願受縛,她將重慶滷味從路邊攤做到開店,2008年以父親傳授的變臉技藝重返舞台,再結合演藝與手藝,開成「麻辣巴蕾」。對她來說,這不只是一家店,更是她的舞台,她破繭而出的新生。

即便過了午餐時間,位於台北公館的重慶酸辣粉店「麻辣巴蕾」依舊客潮洶湧,大學生、上班族、老外面孔、拖著行李箱的亞洲觀光客…,人人就著一碗有酸有辣、麻香開胃的小麵或酸辣粉大快朵頤。

只見高瑜含站在爐前,手腳利索得下麵、切滷味,見著客人吃完離開,又蓮步輕移到檯前收拾碗筷、抹淨桌面,一雙手始終不停歇。好不容易停了下來,她悠悠一笑:「以前這是一雙彈鋼琴、拉小提琴的手,現在這是拿菜刀的手。」

她掌上的粗糙與老繭,是曲折人生的書寫,從重慶到台灣,從高雄美濃到台北,一路蜿蜒。其中最美好的弧線,興許是年少時父親教她學琴、畫畫的溫柔。「我爸9歲進劇團,從小居無定所,1年有半年在外面巡演,家裡都無法照顧,所以對我們充滿愧疚。」

她的父親高華熙童年因爺爺的地主身分被批鬥,僅受4年私塾教育。後來父親進入綦江劇團,一路練成當家武生,加上自學變臉,成為中國知名川劇藝術家與變臉大師。

「我是大女兒,父親非常疼我,親手幫我做小提琴、又教我繪畫,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我身上。」她出生時不足2500公克,多病難養,4、5歲就被爸爸拎到劇團一起練功,「父親的心思不是要我站上舞台,而是讓我身體強健一點。」高瑜含笑說。

她跟著8~9歲的劇團學生練腰、練腿、拉筋,「很辛苦啊~那時就會想,為什麼要跟他們一起練?」重慶冬天低溫在零度以下,父親5點多就把她從被窩裡叫起,她只能揉著睡眼,任媽媽穿衣、穿鞋,再邁著小腳去劇團練習。「譬如翻滾,你的體力只能翻20個,他就要你翻25個、28個、甚至30個,翻完只能坐在地上一直喘。」

但或許天生資質,父親再嚴厲,「那塊板子從沒落在我身上,他抓不到我的錯處。」當劇團成員外出巡演時,她還能擔綱小老師,數著拍子指揮大夥練功。

儘管如此,父親仍不願女兒繼承衣缽,她只能參加文藝隊解癮,從6歲登台起一路擔任主角,高中畢業更考上二砲文工團。不料收到錄取通知時,「父親把我反鎖在家裡,不准我出去,他認為從事藝術工作很辛苦。」

拗不過父命,她只好轉念師範學校,選修舞蹈,同樣以優異成績畢業,最終分發到國營鋼繩大廠,任教於廠區附設幼兒園。

「那是國營工廠,有8000多個員工,產品出口荷蘭,生產航空零件,所以在廠裡工作,我爸超開心、超驕傲的。」她進廠後又加入演出隊,曾多次在藝術節拿下單人舞、雙人舞特等獎,「那應該是我舞蹈生涯的高峰了!」(作者、攝影╱郭美懿)
(文未完,全文請見9日蘋果日報財經版)

高瑜含將故鄉重慶的麻辣滷味與酸辣粉帶到台灣,賣的何止是家鄉味,更是她對舞台的熱愛和曲折人生的故事。
高瑜含將故鄉重慶的麻辣滷味與酸辣粉帶到台灣,賣的何止是家鄉味,更是她對舞台的熱愛和曲折人生的故事。

重慶酸辣粉:以台農57號地瓜磨粉製成粉條,口感彈滑清爽,搭配川式肉燥、花生、酸豆角等,可選擇多種辣度,夏日清爽開胃。
重慶酸辣粉:以台農57號地瓜磨粉製成粉條,口感彈滑清爽,搭配川式肉燥、花生、酸豆角等,可選擇多種辣度,夏日清爽開胃。

重慶潮濕多霧,自古飲食便以辛香料祛濕養生,重慶滷味也由此而生,以辛香料為底,口味偏向麻辣。
重慶潮濕多霧,自古飲食便以辛香料祛濕養生,重慶滷味也由此而生,以辛香料為底,口味偏向麻辣。

高瑜含出身川劇世家,從小耳濡目染,更向父親學習變臉,也常在企業活動或私人聚會上表演。高瑜含提供
高瑜含出身川劇世家,從小耳濡目染,更向父親學習變臉,也常在企業活動或私人聚會上表演。高瑜含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財經》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