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債價值遭低估 2019年資金將回流

860
出版時間:2019/01/18 07:35
柏瑞邀請海外基金經理人來台演講,(左至右)新興市場債券投資組合資深經理人史帝夫‧庫克(Steve Cook)、策略分析師馬可士‧舒曼(Markus Schomer)、特別股策略投資經理人卡洛夫(Vladimir Karlov),齊瑞甄攝。
柏瑞邀請海外基金經理人來台演講,(左至右)新興市場債券投資組合資深經理人史帝夫‧庫克(Steve Cook)、策略分析師馬可士‧舒曼(Markus Schomer)、特別股策略投資經理人卡洛夫(Vladimir Karlov),齊瑞甄攝。

2018年是新興市場債券較為艱辛的一年,受到阿根廷與土耳其等國負面消息、美元強升、中國經濟成長放緩到中美貿易關係緊張等因素影響,使得新興市場債券價值遭到低估。來到2019年,柏瑞投信指出,經過去年的修正,新興市場債市價格早已反應相關雜訊,評價面處於合理水平,看好新興市場基本面仍佳,資金可望逐漸回流新興債市,有利於醞釀出一波向上行情。
 
柏瑞新興市場債券投資海外顧問史帝夫·庫克(Steve Cook)表示,投資者對於新興市場存在不少迷思,包含外債高、企業體質較差等。實際上,從外部融資需求、經常帳收支、境外直接投資等面向觀察,可發現除了馬來西亞、烏克蘭、土耳其等國之外,主要新興市場,如:中國、巴西、俄羅斯、印度、南韓等外債占主要GDP比例並不如想像高。
 
同時,觀察新興市場企業體質其實也較成熟國家更佳,以違約率來看,從2003年來新興市場高收益債違約率都較低,即便去年新興市場負面新聞不斷,以2018年至10月為例,新興市場高收益債違約率約1.2%,明顯低於已開發國家的2.8%。
 
史帝夫·庫克表示,2018年在減稅政策發酵下美國經濟成長率向上,不過進入2019年,減稅政策效益鈍化,預期美國經濟成長速度將趨緩,看好新興市場經濟成長率在2019年與已開發國家差距拉大,且會持續到2020年。
 
此外,中國經濟仍維持在擴張狀態,不如外界想像悲觀,以2005年與2018年為例,中國2005年GDP年增率雖達9.9%,但GDP增加規模僅9,910億美元;相較之下,中國2018年GDP預估不到7%,GDP增加規模卻已破1兆美元。
 
柏瑞投信表示,新興市場企業的基本面持續改善,新興市場債券價值為市場所低估,而亞高收債的殖利率具吸引力,皆為中長期布局好時機,不過著眼於2019年市場波動度仍可能相對高,加上中美貿易協商等議題有待觀察,布局前仍須留意新興債和亞高收債市的波動風險。(齊瑞甄/台北報導)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財經》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