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在我面前LINE我

出版時間:2019/09/15

撰文╱陳智偉

科技日新月異,通訊速度突飛猛進,但人類的接收能力卻沒有任何重大突破,形成爆量資訊快速堆積,收件匣堆積如山的電郵,通訊App右上角消不完的未讀提醒,人類溝通效率並未隨通訊速度提高,甚至可能因為訊息壅塞降低。

美國阿拉斯加州參議員史蒂文斯(Ted Stevens)曾在無意間創造了新詞,將網際網路形容成「一系列的管子」(a series of tubes)。網路確實由電線、光纖電纜、伺服器、交換機與路由器等一系列設備架構而成,但其中不包括管子。

美國《科學人》雜誌曾介紹紐約的氣送館系統原理。翻攝pneumaticpost
美國《科學人》雜誌曾介紹紐約的氣送館系統原理。翻攝pneumaticpost

古早通訊靠氣送管

不過,古早有段時間,通訊網絡確實是由一系列管子所構成:記載訊息的信紙利用蒸氣機加壓產生的空氣壓力,在地下管線中飛快地穿梭,這套蒸氣動力「網路」如今早被遺忘,但其起源能為今日快速數位通訊衍生的問題與解決帶來啟發。
全球第1套氣送管(pneumatic tube)系統1854年架設在倫敦的英國中央電報局(Central Telegraph Office,CTO),用來與僅僅220碼外的股票交易所傳遞電報。
當時,CTO收到的電報泰半與股票交易有關,隨著電報流量愈來愈高,與股票交易所連線逐漸過載,分秒必爭的電報開始塞車。很明顯地,考量CTO與交易所間這麼短的距離,以物理型式轉送訊息還比轉發電報更快。
英國電報公司(Electric Telegraph Company)的工程師克拉克(Josiah Latimer Clark)於是設計了1套新穎的方式來處理電報訊息。他沿路鋪設直徑1.5英寸的地下管線,用來輸送外有皮革包覆、前有毛氈緩衝裝置的圓筒。
這種圓筒1次可打包5條訊息,然後透過6匹馬力的蒸氣引擎壓縮空氣,以每秒20英尺的速度噴射傳送。如此一來,CTO與交易所間的「網路」流量瞬間變10倍,每分鐘能傳送10條訊息。
1958年,這套氣送管系統升級運量更大的管線,並擴展到倫敦市區其他地方。儘管傳遞的大多是股票交易與商業文件,這套「網路」也提供有能力負擔費用者個人通信之用。
1860年代,英國大城包括利物浦、伯明罕與曼徹斯特等,均建構起類似的「網路」,還啟發了其他國家的工程師,包括巴黎、柏林、維也納、布拉格、羅馬、那不勒斯、米蘭等大城,也很快跟進架設氣送管系統投入營運。

氣送管系統(箭頭處)逐漸絕跡,中信銀曾在分行復古採用。資料照片
氣送管系統(箭頭處)逐漸絕跡,中信銀曾在分行復古採用。資料照片

當時最精巧的版本是紐約市打造的,該系統連結了曼哈頓與布魯克林幾間郵局。由於氣送管管徑高達8英寸,紐約的系統甚至可以處理小型包裹。1897年啟用時,1隻玳瑁色的貓從百老匯南端被送到距離上城將近1英里的公園街。那隻小貓除了有點「暈車」外,毫髮未傷。
巴黎則在1879年發展出延伸最廣的氣送管網絡,能在2小時內傳遞訊息至市區任何地方。當時發送訊息要經過幾道手續,首先填寫預先付費購買的標準表單,交付郵局或投入設置在電車後方的郵筒內。信件很快會進入氣送管網絡,投遞到距收件人最近的郵局。
氣送管如今仍在一些圖書館被用來提交借書單,在大型商場裡輸送現金,在醫院裡傳送血液樣本。但隨著通訊技術進步及使用交通工具遞送郵件,以氣送管系統發送訊息的需求漸漸消失,到了20世紀中,它們多半都已停用,惟巴黎系統仍一路運作到1984年才退役。

訊息爆量無法應付

氣送管以物理型式傳遞訊息,因為以短距離來說,它的傳遞速度比電子型式的傳輸更快。今日,相反地,許多過去以物理型式傳送的媒體(如書籍、音樂、電影等)能以數位方式更快速地傳遞。
不過,若說到人際溝通,傳送純文字訊息或電子郵件,如今已太過廉價,以致於訊息堆積如山,網絡的速度反而變得無關緊要,人類無法應付排山倒海而來的訊息才是瓶頸所在。
因此,有時候最佳的傳達方式是走到同事辦公桌前,直接要個痛快的答案,或者寫張便條,貼在最醒目的地方。氣送管的故事提醒我們,這種偶爾從數位化世界退回到物理性世界的需求,與數位化網絡本身的歷史一樣悠久。
——取材自《1843》

以網路傳遞訊息,有時不如直接面對面溝通來得有效率。資料照片
以網路傳遞訊息,有時不如直接面對面溝通來得有效率。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財經》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