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龍圖書老闆 沈榮裕 為人文留一盞燈

出版時間:2019/05/16

作者、攝影╱郭美懿

去年6月,開店34年、曾被視為重南書街地標的金石堂城中店熄燈,不到1年,另一家創立45年的建弘書局,也預告將在今年結束營業。老戰友們紛紛退場,唯獨在重慶南路開店逾40年的「天龍圖書」老闆沈榮裕,仍保有3家店,想方設法為重南書街提振人氣。只因這不只是一份事業,更是他40年情感維繫,若能以己之力拼搏,那就要拼下去,守住那個愛書的初心,也守住城市的人文風景。

沈榮裕在重慶南路開店逾40年,為守住愛書的初心,努力拼下去。
沈榮裕在重慶南路開店逾40年,為守住愛書的初心,努力拼下去。

現年64歲的沈榮裕總是動不停。到訪時,他正收拾著立牌,準備即將開始的回頭書優惠活動;中間停下來取景,他一邊等候,一邊快手將櫃上書籍上架。直至採訪結束,都說了掰掰,來到馬路對面的另家天龍書店拍攝,他竟又搶快一步到達店中,簡直神出鬼沒。

小學就收購郵票賺錢

「可能我的基因就是過動兒,走來走去像個陀螺,1天走個1、2萬步。」滿頭白髮的他不見老態,倒是過人體力教人折服。或許動不停、停不下腳步,是他一直以來的人生態度,但也因這般不認份的拼勁,讓他面對書市衰頹、消費習慣改變,仍不願棄守重南書街這一席,一路為守住「城市最美風景」而努力。
在這個滑滑手機就能買書或上網閱讀的年代,開書店應該是最豪奢的文青夢想,沈榮裕卻自我解嘲:「大家都以為沈老闆很賺,其實是沈老闆歡喜做、甘願受,天下有這麼憨的人!」
憨人的書店夢,起於不怎麼富裕的童年。沈榮裕出身台南新營,幼時隨父母搬到台北三重埔,再搬到天母雨農路。「我媽是做衣服的(裁縫),一個不識字的女人,賣布兼做裳,生意好得不得了。」
正因雙親忙於事業,「囝仔攏是放牛呷草。」個性海派的他儼然孩子王,小學就與集郵社合作,找同學代排當時最夯的「清明上河圖」郵票,收購後再賣給集郵商。國中為了不去升旗,「我就去送報,1個月賺300塊,以前中華路、漢口街口那個第一百貨,頂樓都有遊戲場,同學幾十個啊∼我招待去玩,所以有什麼事(衝突),我講一下就好。」

沈榮裕就讀建中期間是編輯社成員,與出版業結下不解之緣。
沈榮裕就讀建中期間是編輯社成員,與出版業結下不解之緣。

讀世新時偕同學創業

及至考上建中,他社團玩得更瘋,參加編輯社常跑打字、印刷廠,因此與出版業結下不解之緣,世界新專尚未畢業,就與同學合夥創業。「那時台灣能打字典的(打字行)沒幾家,我是其中之一;打字行生意很好,最多請到20多個員工,承包很多出版社業務。」他得意地笑。
然而才做1年,「大家都退股!」原來當年遇上石油危機、物價飛漲,不少出版社應聲倒閉,「收不到錢,到尾了搬書抵帳。」甚至曾半夜被call去出版社搬書,「彼陣少年愛睏,想說隔早再去搬,結果人去樓空。」
收不到現金,他便將這些抵債庫存,搬到士林夜市擺攤,一連賣了好幾年,至民國67年底,乾脆到重慶南路開店。
入行看似無心插柳,其實開書店是沈榮裕的童年志願。他從小喜逛書店,老是被斥喝:「你這死囝仔,每次來看冊、攏不買!」小小年紀便發願:「我想開書店,而且要賣很便宜!」
因此新書一殺就是75折、8折,被同業視為破壞行情的「黑五類」,生意卻紅紅火火。像是有一套《山水中國》,原本訂價800元,1年賣不到200本;後來出版社老闆移民,將版權與庫存賣給沈榮裕,「我1本賣200元,1年可以賣10萬本!」
當時又因著作權法規不完備,不少外文書無須取得版權即可出版,他也躬逢其盛,「靠一把剪刀、一罐糨糊,日文翻成中文、圖片剪一剪,開始『彩色書,黑白賣』!」其中,又以《三國誌》、《西遊記》等古籍內容為主軸,介紹中國風土的旅遊書最夯,「造成一股旋風,印書感覺像印鈔票!」
此外,他也賣黨外雜誌、禁書,好比李敖曾出版《蔣經國研究》,封面大喇喇印著「蔣經國死了」,但彼時蔣仍在世,他毫無顧忌上架,常被警總請去喝咖啡,笑稱:「當時年輕不怕死,我賣禁書第1名!」
經營路上離經叛道,也因為點子太多、跑太快,往往背上罵名。像是日本漫畫喫茶店盛行,他近30年前便引進,店內擺沙發、供飲料,以1分鐘1塊錢號召書友儲值,「生意好的不得了!」但他開書店又做出租,被出版社罵「裁判兼選手」,擔心他將看過的漫畫、雜誌拿去退,「開了1年,才忍痛收了。」

1990年代電線走火導致書店火災,索性以火災大拍賣來促銷。
1990年代電線走火導致書店火災,索性以火災大拍賣來促銷。

重慶南路1970年代全盛時期有超過110家書店,如今已不到10家。
重慶南路1970年代全盛時期有超過110家書店,如今已不到10家。

69元書店創事業高峰

而被媒體以「毀譽參半」形容的69元書店,則意外為他創造事業高峰。那是2001年,納莉風災造成台北大淹水,沈榮裕旗下兩家書店也遭殃,雖然僅底層書架淹水1公分,但出版社只願以2折接收退書,「我光金庸就淹了1千本以上!」
「金庸那時1本訂價200塊,2折他收回去才收40塊,我如果來賣,都可以啊,加減(賺)嘛!」他想起同年才引進台灣的大創百貨,以低價掀起排隊熱潮,心想不如用均一價來賣泡水書、庫存書。
至於訂價,則在39與99之間游移,最終取中間價69元,「因為我念世新,媒體朋友多,媒體、報紙報導『圖書大革命』,哇∼那時1天可以賣1萬本,嚇死人了!」
3個月特賣轟轟烈烈,他以「瘋狂」形容市場反應,之後賣出版社庫存,最高共擁14家店,年營業額超過1億元。
只不過生意有賺有虧,加上再度因低價被扣上「出版業罪人」罵名,他2年後決定收攤,但也在這過程中,意識到書店必須轉型。「我賣書也賣DVD,《大紅燈籠高高掛》、《活著》、《悲情城市》這些經典片,本來單店1個月可賣200~300萬元,可是到後來1個月賣不到30萬。」
網路興起,是改變市場的主要原因,「我那時候一直想說:一定要轉型,如果固守繁體字的書,早晚一定會完!」16年前他轉賣簡體書,再加入線裝書、字畫等附加價值高的商品,8年前更找兒子來賣咖啡,以店中店型態複合經營,「不這樣,就是坐以待斃!」
沈榮裕解釋,對岸出版業蓬勃,光是電腦資訊相關書籍,1個月就有2萬種新書,反觀台灣,2018年圖書出版總量已跌至4萬種以下。熟客黃先生也說,台灣書市衰微,年輕人少買書、本土作家與學者也不願意寫,惡性循環下,只能往國外找專業書籍,幸好還有沈老闆這樣的人願意開店。
既然書市頹靡已如大江東去,何必再掙扎拼搏?沈榮裕倒是說:「每天工作開心,人歡喜就好。」像他40多年來堅持自己顧店,結交不少好友,「我最喜歡和客人互動,很多客人本來不買書的,跟我聊一聊就買了。」
他曾雨天顧店,為無人上門發愁,想不到客人一來就買2套金庸,「一套自己看,一套送人,你會很感恩。」還有宜蘭名醫林逸民,也在生意青黃不接時光顧,而且一口氣訂了19萬元的線裝書,彷彿是上天回應他的理念:「朋友交得多,貴人就出現!」

沈榮裕找兒子在書店內賣咖啡,以店中店型態擴大客群。
沈榮裕找兒子在書店內賣咖啡,以店中店型態擴大客群。

沈榮裕喜歡顧店,親切招呼客人、推薦好書。
沈榮裕喜歡顧店,親切招呼客人、推薦好書。

赴日扛回百公斤舊書

更大動力,則來自創業初衷:「那些人那麼喜歡的書,我賣他便宜,我也開心。」原來剝開皺褶與斑駁年輪,他仍是那個窩在書店一角,翻看《亞森羅蘋》、《水滸傳》到忘我的孩子,為了能與更多人分享心愛的書而歡喜。
他悠悠說起,每次到東京神保町的古書街找書,和太太2個人共扛100多公斤舊書回台,「有人買那個書,買到吼∼歡喜到那種程度,你會很有成就感,因為英雄所見略同!」
「這些買書的讀者,就是我的動力。」他笑說,逢年過節常有客人拎紅酒,甚至拿自家摘的水果、蔬菜來相送,彼此情誼早已超越買賣,所以能斷言:「書店不會被消滅,因為書店是有溫度的,老店的老闆就是一個故事,就是他(讀者)的記憶。」
所以即便如狗吠火車,他仍要奮力喚起大眾對重南書街的記憶,為這個曾經美好的人文風景點一盞燈,「我們做下去,就要做到不能做為止!」

【雕版線裝書增值 老書店找新商機】

開書店逾40年,「天龍圖書」老闆沈榮裕腦中,總有玩不完的點子準備進行。他說:「賣書是要賣給不看書的人,沒有賣不出的書,只有你捨不得賣出去的價格。」他過去以69元書店造成轟動,其實更低價是殺到10元,「有人很瘋狂的進來叫我挑1萬本送人,還有建設公司專挑大本的來放樣品屋。」
去年金石堂城中店熄燈,最終日創下入店人次逾3萬、營收破200萬元的新高紀錄,沈榮裕也號召書街店家參與,打出「守護金石堂,24小時不打烊」口號,整條書街跟著沾光,營業額增加1倍。這也是為何他拼了命,推動書街活動的原因,「抱團取暖,你好,大家攏好!」

箋譜是古人使用的信紙,具賞玩收藏價值,沈榮裕將其發展為文創商品。
箋譜是古人使用的信紙,具賞玩收藏價值,沈榮裕將其發展為文創商品。

努力推動書街活動

這幾年,他轉型賣簡體書,也從中國引進雕版線裝書,如《金陵十二圖詠》、《十竹齋箋譜》等。這些雙色或餖版拱花(多色套印)印刷的線裝書,宛如版畫藝術品,因雕版刻製成本高,且印刷到一定數量就無法再使用,印量有限,價格自然水漲船高,不但吸引愛書人收藏,甚至還具增值空間。
例如古人用來寫信的信紙,往往印有華美圖案,收集而成就是「箋譜」,而具代表性的《蘿軒變古箋譜》,剛出版時訂價約1萬多元,但2年內已漲至2~3萬元,「跟買金門高粱一樣!」
現在沈榮裕更與印刷廠合作,將這類箋譜「個人化」、「客製化」,做成文創商品,希望能為老書店找到新商機。

【顧客心聲】逛書店是享受

對我來說,逛書店買書是其次,重要是享受過程,如遇到讀友或和老闆聊天,這些都不是網路可以取代。我覺得有老會員,應該是倒不了,但再擴充應該是不可能。只希望沈老闆培養優秀幹部,對書籍或電腦系統更嫻熟,方便客人更快找到書;另外,若要永續經營,也許有些書不必進得這麼雜、這麼多,不過在大環境不好的狀態下,能有這樣一家店已經很難得了。

黃先生 中醫師
黃先生 中醫師

【天龍圖書小檔案】

電話:(02)2381-2033
地址: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一段95號
營業時間:10:00~21:00
網址:http://www.69book.com
資料來源:沈榮裕、《蘋果》採訪整理

【沈榮裕小檔案】

年齡:1955年出生(64歲)
學歷:世界新專(現為世新大學)圖資科畢業
經歷:
•21歲 與友人合資開大同打字行,出版社倒帳以書抵債,於士林擺攤賣書
•23歲 在重慶南路創立「天龍圖書」
•38歲 開風雲圖書館,創以時間計費的漫畫書店
•48歲 首創69元書店,最高共14家,年營業額達1億元
•56歲 成立台北市重南書街促進會,任理事長迄今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部分圖片:受訪者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財經》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