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牛保奶 獸醫掛保證 串聯酪農網售鮮奶

出版時間:2015/02/13

在台灣,只有不到5%的酪農自有品牌,在日本,大概有10倍左右。為什麼?台灣,生乳價格長期被乳品廠壟斷,屈居弱勢的酪農,有志難伸、有口難言。全台灣最年輕的大動物醫師龔建嘉,決定浮上檯面為勞苦功高的酪農發聲,挑戰體制、搭起消費者和酪農之間的橋樑,為其把關的鮮奶掛保證,讓人「驚為天奶」。
採訪╱潘姿吟 攝影╱林林 部分照片受訪者提供

全台灣最年輕的大動物醫師龔建嘉,以7年級生新世代的網路力,打破資訊的不對等,為消費者與酪農搭起橋樑。
全台灣最年輕的大動物醫師龔建嘉,以7年級生新世代的網路力,打破資訊的不對等,為消費者與酪農搭起橋樑。

「請問,你還敢喝牛奶嗎?」我敢!我是阿嘉,一位全台灣趴趴走的大動物獸醫師,每天在全台10縣市的牧場出診,守護超過6000頭乳牛的健康,所以我敢大聲推薦。
2013年,《商業週刊》的封面故事「牛奶駭人」,一夕害台灣乳品的聲譽毀了一地,最後僅發表聲明「一份不夠全面的檢驗報告」,但消費者已聞之色變;2014年再爆發了頂新黑心油事件,旗下品牌鮮乳遭大眾拒喝,抵制風暴延燒、味全林鳳營鮮乳滯銷,酪農戶生計大受影響。
原本,我也覺得自己只是個躲在電視、網路後面的小老百姓,可是,看到這些新聞報導,內心很糾結、氣到想流淚,「如果牛奶沒有錯,又怎麼能讓酪農輸?」天天在牧場第一線的我,真該站出來為酪農發聲:在台灣,食品業檢驗最嚴格的莫過於牛乳。

串聯酪農戶,成立鮮奶直送網站「鮮乳坊」,提供大眾一個酪農品牌鮮奶的購買管道。
串聯酪農戶,成立鮮奶直送網站「鮮乳坊」,提供大眾一個酪農品牌鮮奶的購買管道。

審慎用藥嚴格把關

目前,全台合法牧場用藥仍需由獸醫師評估,抗生素屬於治療用藥,目的是讓疾病牛隻恢復健康。乳牛也是生命,和一隻小狗小貓一樣,生病也需要治療,在正確的治療方針之下,毋須妖魔化抗生素的使用,只要遵守停藥期就能確保不殘留。
當然,我沒辦法確定所有牧場都乖乖遵循獸醫師處方,但可以肯定的是,酪農絕對小心謹慎交奶,甚至還會預留比停藥期更長的時間以確保安全。
酪農戶有大小之分,1個牧場的1日產乳量在1~6噸不等,酪農每天透過收奶車(乳車)交生乳給乳品廠,1輛大型乳車的容量約20噸,過程中,只要1家的生乳檢驗出問題,整台乳車都得報廢成為廢棄奶,所有損失由驗出的酪農賠整車;算一算,1車生乳要價60~70萬元,根本沒人敢冒此風險。這種狀況只要發生1次,不止幾十萬元收入報銷、還要倒賠,整年就準備縮衣節食,誰敢拿這個開玩笑?我沒看過任何一個酪農在抗生素檢測上有任何鬆懈。

冬天是酪農最辛苦的時候、也是生乳品質最好的時候,乳價竟低到不合理,只因為沒有好的產銷制度與制衡機制。
冬天是酪農最辛苦的時候、也是生乳品質最好的時候,乳價竟低到不合理,只因為沒有好的產銷制度與制衡機制。

赴美研究乳牛營養

其實,我是道地的台北囝仔,與酪農原無太大淵源,很多人納悶,「你幹嘛把自己擺到鄉村?」獸醫系畢業後,我最嚮往野生動物領域,曾到屏科大野生動物中心待過一小段時間,幫紅毛猩猩、馬來貘麻醉健檢。
那期間,我認真思考出路:公立動物園的缺額太少、私立動物園的薪資太差。父母親建議:1、考公職,各地方防治所都需要相關背景的人,獸醫系畢業想入公部門相對容易;2、家裡附近獸醫院上班。可是,我不特別想去防治所,而主治狗貓的獸醫產業已飽和、不缺我一個。
早期的教育制度,把飼養管理與醫療分開,區分為畜產系與獸醫系。台灣的畜牧業,起源於民國60年代,在政府鼓勵養牛的政策下、從1戶6隻牛開始;大動物醫師與酪農,幾乎是同步學習與摸索,當年的第1批獸醫一直擔綱重任至今。目前,全台大約有40多位大動物醫師,其中有一半以上年紀超過50歲,產業嚴重斷層。
我一直對大動物有興趣,所就讀的中興大學獸醫系是全台唯一在大學期間就有完整大動物訓練的專門科系;進入台大獸醫所後,再跟著退休的資深大動物獸醫蕭火城實習,下鄉時間比上學時間還多。
畢業後,我跨入這領域成為全台灣最年輕的大動物醫師,以牛為主要對象。一開始,先進入營養品添加物公司,負責獸醫部分的技術服務,跑遍全台300多個酪農戶、認識不少酪農。2013年,還申請到美國康乃爾大學實習1個月,研究乳牛營養,回台後不久,離開前公司,成為專職的跨縣市大動物醫師。

乳牛懷孕期280天,泌乳期305天,台灣乳牛平均生產2.2胎。若酪農在生產管理掌握良好,就可以獲得最高的收穫。
乳牛懷孕期280天,泌乳期305天,台灣乳牛平均生產2.2胎。若酪農在生產管理掌握良好,就可以獲得最高的收穫。

自建品牌安心購買

我負責的是經濟動物,照顧乳牛健康、參與繁殖管理、重視防疫問題……,必須顧慮的環節特別多。去年底,乳品大廠接連出包,一大堆好朋友問我:「還有什麼牛奶可以喝?」奇怪了,每一滴酪農戶出產的牛奶都是好好的,進乳品廠出來後卻讓人感覺毛毛的,我堂堂一個大動物獸醫師,救得了牛、救不了奶,實在很不爽。
在台灣,只有不到5%的酪農自有品牌,在日本大概有10倍左右。為什麼?因為日本有完備的線上購買方式、有相挺的在地實體通路;反觀台灣,生乳價格長期被乳品廠壟斷,年復一年、惡性循環。
冬天是酪農最辛苦的時候、也是生乳品質最好的時候,乳價竟低到不合理,只因為沒有好的產銷制度與制衡機制。很多酪農朋友也很希望自建品牌、給消費者安心的鮮乳,but,人生最重要的就是這個「but!」殘忍的現實是:酪農品牌鮮奶沒地方買,也沒地方賣!因此,和幾位好朋友成立一個鮮奶直送網站「鮮乳坊」,提供大眾一個酪農品牌鮮奶的購買管道。畢竟,我的職業與這個產業共存亡。

行行有本經

●替用器械 發揮創意
必須上五金行尋找適用器械,如乳牛生產完常發生子宮脫垂(子宮外翻),便需要把子宮縫合完畢並塞回原位後,再處理陰道口的撕裂傷,這時,傳統用來縫麻布袋的粗針,就是最好用的工具。
●游牧民族 行動蝸居
服務區域廣達台灣4大酪農區:彰化福寶、雲林崙背、台南柳營、屏東萬丹;因此,就近租屋住在雲林,車上隨時戴著盥洗衣物,每個月南來北往里程數平均5000~6000公里,油資加過路費支出達1.5萬元。

全台灣有10~12萬頭乳牛,約500多戶酪農戶。1隻乳牛的乳量在25~30公升,但台灣受限環境與氣候,平均1隻乳牛的乳量約20公升。
全台灣有10~12萬頭乳牛,約500多戶酪農戶。1隻乳牛的乳量在25~30公升,但台灣受限環境與氣候,平均1隻乳牛的乳量約20公升。

挑戰制度 勇救退役軍犬

事實上,龔建嘉的熱血,還包含了拯救軍犬的故事,但他笑說:「這件事,有點白目,因為我挑戰了制度。」他是獸醫,進入全國軍唯一的軍犬單位,在那裡,看到整個制度的荒唐與無奈。
「當年,全台剩下24隻軍犬,18隻現役犬與6隻年滿8歲的除役犬,住在40年未曾改建的老舊建築、潮濕陰暗,多數犬隻在這樣的環境裡皮膚潰瘍,還因為經費的關係,病犬多由阿兵哥自費就醫、年邁重病需開刀犬隻只能在營舍裡凋零。」旁人看似爽兵的工作,他其實得每天清掃40坨大便、刷洗24個犬籠犬舍,滿身的屎水、汗水以及被狗咬的血水。

「人都會為自己的權益發聲,而我今天要為永遠不會為自己發聲的動物來說話。」龔建嘉挑戰軍中體制,努力救出退役軍犬。
「人都會為自己的權益發聲,而我今天要為永遠不會為自己發聲的動物來說話。」龔建嘉挑戰軍中體制,努力救出退役軍犬。

利用放假做報告

這當中,最荒謬而令人無法置信的是,軍犬一輩子得住在軍營直到老死,即使早已光榮退役,「因為1隻購入價約50萬元的德國狼犬,屬於軍中財產,就像一支槍一樣。」他當時向軍犬組弟兄說:「我一定要把牠們帶出來!」
利用當兵時最寶貴的放假時間,他做了整整40頁的「除役犬的認養提案」報告,自費2000多元印報告並廣發各級長官,只是,制度總讓人無奈,「這牽涉到法律的問題,軍品無法攜出營舍,即使報廢的也一樣。」
很多人笑他:「沒有人當兵當得這麼認真的!」但他沒有想過會失敗,「人都會為自己的權益發聲,而我今天要為永遠不會為自己發聲的動物來說話。」當時,他不知道還有多久才可以救出軍犬,「但是我相信門已經開了一半,至少,已經看得道前面的光明。」1年後,立委蕭美琴推動修法並通過決議,開放認養與妥善照顧為維護國家安全奉獻一生、勞苦功高之軍犬。

【酪農說法】熱心服務 提供協助

我的上一代養牛供農務使用,我是第2代,轉型成為酪農。母牛要分娩之後才有乳汁、乳量又跟著曲線走,因此,透過有效的管理胎距,加上有獸醫協助繁殖管理,就會獲得更好的效益。阿嘉是一個很好相處的人,他很熱情、常常根據酪農面臨的問題與瓶頸,提供一些諮詢與協助,跟一般的大動物醫師不太一樣,畢竟,我們專注於本業,汲取外面資訊的速度比較慢。

黃常禛 禾芳種牛畜牧場主人
黃常禛 禾芳種牛畜牧場主人

【關鍵主角】

龔建嘉,1985年生,30歲
學歷:中興大學獸醫系、台大獸醫所畢業
經歷:26歲,原為營養品添加物公司獸醫,2年後為獨立獸醫
平均月收入:5~6萬(主要為看診收入,每個月油資加過路費支出達1.5萬元)
網站:http://ilovemilk.com.tw/
E-mail:service@ilovemilk.com.tw
FlyingV募資網頁:https://www.flyingv.cc/project/5717
臉書粉絲團專頁:鮮乳坊-小農鮮奶直送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財經》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