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製片人 「傻賢」的執著電影夢

出版時間:2014/09/24
因為鍾愛電影,曾瀚賢進入電影圈,以勇於突破,扮演好製片人這個角色。
因為鍾愛電影,曾瀚賢進入電影圈,以勇於突破,扮演好製片人這個角色。

電影人,不是只有導演一種。一部電影的產程,需要各方人馬的專業分工,想順產?就得兼顧創意、控管時程、預算、時效與風險管理,而這個重要的操盤手就是電影製片人,只是,以往台灣的製片角色總淪為行政總務兼庶務性質。67年次新生代製片人曾瀚賢,因為沒有資源,他用自己的青春去面對風險,不斷擴大思維、多方嘗試,以無限勇氣、衝撞傳統,翻轉既有制度,執導一個嶄新型態的電影文化,逐步破繭,2011年,電視劇《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勇奪金鐘獎最佳迷你劇集獎等5項大獎;2012年,電影《寶米恰恰》獲金馬獎入圍5項殊榮、台北電影節最佳劇情片等3項大獎;2013年,投資製作的《阿嬤的夢中情人》引起懷舊旋風。這等成就,靠的不是奇蹟,而是勇氣的累積。
採訪╱潘姿吟 攝影╱董孟航(部分照片受訪者提供)

你的熱情是什麼?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小聰明不如傻堅持。」因為有夢想的人多,但能堅持的人卻非常少。67年次專業製片人曾瀚賢、自稱「傻賢」,他笑說,玩笑式的自我介紹可讓人好記,其實是幫旁人解套笑看自己執著的電影夢,「傻!」但他說:「這絕不只是傻,而是有沒有勇氣去突破。」
曾瀚賢從小品學兼優,「尤其數學還不賴。」他說當時只知道依循傳統模式、按聯考成績志願分發,高中五專第二志願電機科,「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一直到專二到學校視聽中心打工,意外發現好萊塢電影以外的世界,「還有很多特別的歐、美藝術片。」從此,他常利用課餘時間看片,「1天看4~5部電影,看到後來竟覺得真實世界是假的。」

曾瀚賢領導的製片團隊,短短時間,獲獎無數。
曾瀚賢領導的製片團隊,短短時間,獲獎無數。

電機科插大考傳播

日子一久,他愈來愈覺得不應該在電機領域繼續走下去,「本來想休學直接當兵!」在聽說新聞傳播科系二技插大考試這個契機後,緊抓機會補習、苦讀,亟欲轉換跑道,「考上,等於領了傳播大門的入場券。」只是,準備跨入職場的他才發現,迎面而來的是蕭條的台灣電影市場,1年不超過10部片的崩壞時代。
「我根本進不了電影圈。」沒辦法鍾己所愛,他只好挑一個比較靠近的角度,進入大愛電視台負責側拍花絮與戲劇拍攝記錄,「剛進去職稱叫做企劃,後來是外拍導演,做的事都一樣,拍攝素材提供節目『大愛會客室』使用。」他必須自己處理外拍、剪接、控管配樂、Promo帶等各方面,身兼導演與製片,「那是一個完整的訓練。」在大愛4年的磨練,他確認自己已經可以獨立完成一部片。

大愛4年完整磨練

由於他的編制不屬於各劇組,在接觸工作人員時,「大家都願意跟我這圈外人講心裡話。」這對他後來從事製片工作大有助益,特別懂得各行甘苦與溝通語言,這段時期的人脈,也成為往後的資源。
「大愛的東西,基本上要隱惡揚善。」難忘電影夢的他思考:「除此之外,有沒有其它更有戲劇張力的東西?」他報名台灣資深電影製片人葉如芬開設的課程,上課後開始對電影製片有一個完整的了解,當下毛遂自薦,對方卻反問:「很辛苦喔!你確定嗎?」
其實,他掙扎過,但不是為著辛不辛苦而糾結。他解釋:「學生時代的畢業製作,我當導演;在大愛也是當導演。」一心想當導演的他忽然覺得自己當導演不一定比別人優秀,「也許,我做其它會更成功。」他這麼想,「因為大部分導演對數字概念很差,我的數學還不錯,再加上家裡做小生意,也許對製片有些幫助。」
他如願參與電影《等待飛魚》入了行,「很幸運,一開始當製片助理就被看到。」之後電影《囧男孩》、《練戀舞》等片子一部接一部,「儘管開始當製片,卻感覺沒什麼累積,很容易在工作上疲乏。」他本來就喜歡創造性工作,「可是好像製片只是在幫導演管錢而已。」
「這是我的未來嗎?」前路漫漫,他停下腳步、休息赴澳,「澳洲電影產業的處境跟台灣很像,人才外流嚴重、留不住。」他回想台灣,推動者應該要善於利用既有資源與整合,而且從海量資料找到核心價值,「文化應該是建設而不是消耗。」他從領導統御能力、團隊合作的角度,期待自己「能不能走出不一樣路?」

設公司找導演拍片

努力,加上做喜歡的事情,就會讓自己堅持下去。2008年,他成立公司「瀚草影視文化事業」,「當一個監製,某個層面也像是個導演,必須非常了解自己本身的想法,再找編劇、導演呈現想法,而我也要做說服的工作,去說服相關人員認同。」他善於結合市場敏銳度與對社會現況的關懷,製作反映社會現象的作品。
2011年,就以著眼社會現實與青少年關係的《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勇奪金鐘獎最佳迷你劇集獎等5項大獎;2012年以雙胞胎成長為題材的《寶米恰恰》,榮獲台北電影節最佳劇情片等3項大獎、金馬獎入圍5項的殊榮;2013年投資製作的《阿嬤的夢中情人》兼具口碑與商業性,引起一陣懷舊旋風。他的成就不是因為傻人傻福,而是一種不向命運低頭的堅持。

2013年投資製作的《阿嬤的夢中情人》兼具口碑與商業性,引起一陣懷舊旋風。
2013年投資製作的《阿嬤的夢中情人》兼具口碑與商業性,引起一陣懷舊旋風。

2012年以雙胞胎成長為題材的《寶米恰恰》,榮獲台北電影節最佳劇情片等3項大獎、金馬獎入圍5項的殊榮。
2012年以雙胞胎成長為題材的《寶米恰恰》,榮獲台北電影節最佳劇情片等3項大獎、金馬獎入圍5項的殊榮。

2011年,就以著眼社會現實與青少年關係的《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勇奪金鐘獎最佳迷你劇集獎等5項大獎。
2011年,就以著眼社會現實與青少年關係的《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勇奪金鐘獎最佳迷你劇集獎等5項大獎。

【收入概況】

•投資最多的電影:
電影《阿嬤的夢中情人》,投入成本6000萬元(製作成本佔70%,行銷成本佔30%)。最後因為目標對象與同期上檔片重疊,瓜分了市場,叫好不叫座、票房欠佳,但卻獲得好口碑、成為網路熱門下載影片,倒賠約2000萬元
•收入最差時:3個月沒有收入
•收入最佳時:
月入20~30萬元(電影業的收入應該以年來計算,因為拍片、製作當年可能就整年沒收入;猶如農夫,耕作期不會有收入)
負債最高時:每個月要還款30萬元

【電影業者說法】建議跨出國際

瀚賢對電影的熱情、投入精神,展現極佳的態度與作為,作業操盤上非常嫻熟。他很宏觀看待電影這件事,例如《阿嬤的夢中情人》某場景本可借位處理,他堅持重現早年光景,衡量透支問題邀請資方溝通、想辦法說服,不超支做到最大發揮。我很看好他,建議未來著手預算更大(8000元~1億元)的案子並跨出國際。

胡仲光 台北影業總經理
胡仲光 台北影業總經理

【合作夥伴說法】製片深度參與

我第一次與瀚賢合作是《阿嬤的夢中情人》,以往的製片多只從商業角度了解主要劇情或是選角,他是我第一個遇到一部電影從頭參與到尾的製片人。我認為製片人的深度參與,可讓電影不只有商業導向,風格也比較不會太單一面向,有機會嘗試偵探片、警匪片等不同類型。目前來說,瀚賢領軍團隊有一定成熟度,只是稍微缺乏兩岸三地的電影人的交流。


【逐夢人 曾瀚賢】

1978年出生,36歲,朝陽科技大學傳播藝術系畢業、台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學系製片組碩士
經歷:
2014年 電影《第四者》監製、電影《活路》執行製片人
2013年 電影《五月一號》製片人
2012年 電影《阿嬤的夢中情人》監製
2011年 電影《寶米恰恰》合作製片人、電視劇《拜金女王》執行製作人
2010年 電影電視劇《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製作人
2009年 電影《我,十九歲》總製片、電視劇《與愛別離》監製
電影《愛你一萬年》製片經理、電視劇《阿踩的明星夢》監製,成立公司「瀚草影視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2007年 電影《囧男孩》、《練戀舞》製片、電影短片《片刻暖和》、《Happy Ending》監製、電視劇《指印》監製
2006年 電視劇《心靈詩篇》製片統籌、電視劇《肉身蛾》製片
2005年 電影短片《爸爸的手指頭》監製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財經》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