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第一志願:921絕地,執著信念 動畫「夢見」發聲

出版時間:2013/10/22

老天爺對人的考驗,經常是來得突然也無情,大學念服裝設計的張永昌,卻對多媒體、動畫感興趣,退伍後學習2D、3D動畫,2年後當SOHO族接案,賺錢就買設備,921大地震,住在大樓頂樓的他,因水塔破裂家裡淹水,百萬設備泡湯、案子停滯、生活陷入困頓,還無家可歸,最落魄時,參加薛岳去世十周年演唱會,被他堅持音樂的熱情感動,重拾動畫電影夢,他導演的第一部動畫電影《夢見》11月中旬上映,他說:「不往前跨一步,永遠都在抱怨;我有信念,把它做好。」
採訪╱彭蕙珍 攝影╱董孟航

張永昌投入動畫逾20年,他的英文與超人都是「肯特」,他期許自己往夢想的路上邁進,永不退縮。
張永昌投入動畫逾20年,他的英文與超人都是「肯特」,他期許自己往夢想的路上邁進,永不退縮。

張永昌的心中,一直有個動畫電影夢。大學時念的是服裝設計,因為會寫程式,畢業展時負責fashion show的視覺、燈光與多媒體,引起對動畫和視覺的興趣,「看起來還蠻厲害的。」
退伍後進入廣告及製作公司,開始接觸2D、3D動畫,學會前置及後置。他表示那段歲月很充實,儘管每天熬夜沒假日,卻對未來充滿憧景。

改編英國繪本《小森巴的禮物》,包括繪本及動畫,以實驗性質拍攝25分鐘動畫,獲去年數位金鼎獎。
改編英國繪本《小森巴的禮物》,包括繪本及動畫,以實驗性質拍攝25分鐘動畫,獲去年數位金鼎獎。

遇921 負債百萬元

「2年後覺得能學的就這樣了,要往外走。」當SOHO族接案,「政府有宣導短片,企業流行工商簡介導覽,開發土地要有環境影響評估,需要動畫模擬。」賺了錢,他就添購設備。
1999年9月21日大地震,讓他多年努力付之一炬,「我住在台中大里某大樓的12樓,半夜1點多天搖地動,頂樓的水塔裂了,水往12樓灌,機器泡水。」當下他來不及思考,抓著2隻貓逃生。
「製作的影片沒了,廠商要求歸還頭期款、專案停滯、交涉中的案子也停擺。」這場地震讓他的生活陷入困頓、無家可歸,還背負百萬元債款。在絕望之際,一筆做完1~2年沒付款的廠商忽然來電要他去領款,「很開心到北部領8萬元。」
張永昌心想:「終於可好好吃一頓飯。」回程路上卻發生車禍,人沒事、車子損毀,「修車廠估價正巧是8萬元,聽到後就覺得,上帝在開我玩笑,我有什麼祂都要清空。」當晚在朋友住家頂樓喝悶酒,萬念俱灰,「覺得跳樓死一死算了。」

11月中旬上映的動畫電影《夢見》主角MIDA(中),現實中是殘疾,在夢中成立樂團。
11月中旬上映的動畫電影《夢見》主角MIDA(中),現實中是殘疾,在夢中成立樂團。

自製影片 找回動畫族群

2000年,他參加偶像薛岳去世十周年演唱會,「薛岳是熱情的音樂人,這輩子為了最愛的音樂,堅持到最後。」張永昌忽然清醒,收拾低落的心情,決定要完成他的夢想,「我要拍一部動畫電影、一部劇情片。」他更領悟:「遭遇的事,是老天是要告訴我,拍電影不是這麼容易的事,要我有執著的精神去面對。」
轉念間,張永昌重新振作,成立公司接案。2005年開始,很多案子在中國,朋友要他赴中國發展,他卻認為:「好像拍片的時機到了。」於是投入英國繪本《小森巴的禮物》製作,拍攝25分鐘的動畫,「這是實驗性質,有縮小模型、實拍、2D、3D。」2012年得到數位金鼎獎。
「我希望能創作動畫電影,它是台灣失去的拼圖。」2011年協助動畫電影《夢見》製作,當起該片導演,負責3D,其後成為出資者。他有理想,「我想把台灣動畫族群觀眾找回來。」為完成動畫電影夢,張永昌說:「搞到公司快做不下去,負債指數上升。」他仍樂觀認為,「台灣好好做一部,是有機會的。」

【張永昌小檔案】

年齡:1973年(40歲)
學歷:亞東技術學院服裝設計系
地址:新北市永和區永元路18巷16號
電話:(02)2581-0091
網站:http://www.kentadip.com/
營運概況:1個月拍一支廣告約100萬元(淨利3成)、投入《夢見》電影動畫約800萬元

【我的人生觀】

過去因台灣的動畫電影沒有成功的案例,現在投入是很辛苦的事。我有信念,台灣人也可以將動畫電影做好。

【合夥人心聲】吸引更多人來做夢

我和肯特(張永昌英文名)都有動畫夢,如同《夢見》談一個夢境的故事,它講的是在現實中無法解決的事,在夢裡實現。我們兩人共同製作這部片子,就像兩人在做一個共同的夢,我是文字思考,肯特是影像語言思考,在生產過程中,透過我們的夢,吸引更多人來做夢,並希望走出自己的品牌,向全世界發聲。

翁文信 文瀾資訊總經理
翁文信 文瀾資訊總經理

【動新聞請看】

www.appledaily.com.tw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財經》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