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fun人生

漫才式表演 除憂解悶 門票秒殺

出版時間:2012/05/15

台灣是一個窒息感很高的地方,景氣遲不反彈,民眾樂觀指數由正轉負,在這種社會氛圍下,解悶成為共同的渴望。成軍3年的日式漫才搞笑團體「魚蹦興業」迅速竄紅,5月份演出門票,4/12中午起售,3分鐘秒殺。
綜藝教父王偉忠、詹仁雄突擊;音樂人陳珊妮低調親臨,回程在facebook留言:「終於買到票…笑到快死掉…」大家搶著擠進笑堂,與外界的狗屁倒灶隔絕,笑看世事的荒謬,一掃苦悶、陰鬱與惆悵的生活糾結,團長惡魔領導8人團隊的賣笑旅程,已然發酵。
採訪╱潘姿吟 攝影╱董孟航

「魚蹦興業」的漫才表演,以裝傻與吐槽兩人組合的搭建,平均每3~5秒的笑點爆發頻率,讓現代都會人經歷前所未有的笑感體驗。
「魚蹦興業」的漫才表演,以裝傻與吐槽兩人組合的搭建,平均每3~5秒的笑點爆發頻率,讓現代都會人經歷前所未有的笑感體驗。

民意測驗中心蓋洛普(Gallup)4月公布全球痛苦指數報告,台灣僅5.3%的民眾認為過得痛苦,比上一次調查下降3個百分點,全球排名第111名,表現亮眼。新聞一公布,網路論壇Mobile01馬上有人諷刺:「今天聽過最好笑的笑話。」網友砲聲隆隆,Revenge還回應:「痛苦的人都自我了斷了。」
的確,自殺案件頻傳。一條條人命殞落的衝擊,不禁讓人質疑:「這社會,怎麼了?」

戲劇之路 家人不解

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副教授林于竝觀察:「在台灣,很不容易出頭;不能犯錯、不能笨、不能使小壞。」從小被規定念書、求勝,「是一個窒息感很高的地方。」
留日的他說日本也一樣,雖是世界第2經濟大國,自殺率卻是全球第1。受縛於沉重社會制約下,日本發展出站台式喜劇「漫才」,「類似單口相聲、美國脫口秀。」這種獨特表演形式,深植張孟豪腦海。
72年次的他、外號惡魔,自高中時期進入戲劇社、接觸舞台劇,便愛上了表演的臨場感,踏上不歸路。「基本上,念戲劇就是會被家人反對。」他談笑風生道無奈:「所有劇團人面臨的狀況都差不多。」
然而戲劇路,除國立大學的學位之外,難有主流價值認定的身分與頭銜,「通常就是,看起來不知道在幹嘛?」尤其父母更難理解;還好,愛子心切的念頭轉了彎,「要我至少找份電視台工作。」惡魔說媽媽講得很明白:「這樣,比較好跟人家說我兒子在做什麼。」只是,這些建議,在他每次離開宜蘭老家北返時,全拋諸腦後。

耍笨自嘲 逗樂觀眾

他待過一些劇團,「常常扮演甘草型人物角色,讓觀眾開心。」從此確定搞笑之路,開始摸索、嘗試,「自己找地方即興演出,亂玩一通。」但當時的表演,零零碎碎、不夠精準。
「所謂『漫才』,主要是以兩人1組,1個裝傻、1個吐槽,在一搭一唱之間搭建起搞笑的段子。」林于竝解釋,形式雖然類似傳統相聲,但卻更為自由、不刻意講求字正腔圓,沒有沉重的傳統包袱,反而能反應出現代年輕人的潮流與流行文化。
惡魔求助於昔日恩師,團員阿達、哈利、大寶、阿鴻、阿迪、康康、小甜陸續加入,成為專業「漫才」表演團體、取名「魚蹦興業」,「目的是向搞笑綜合商社、日本最大藝能企業『吉本興業』看齊。」
他們說:「現實生活裡痛苦來源就是『聰明』,夠聰明才會成功、才會受尊重和喜歡。」於是,放大社會隨處可見的蠢事,將自己化身為笨的標誌、笨得莫名其妙,正是「漫才」本質:賣弄愚笨,「講細一點,就是玩弄笨拙、奇怪的價值觀、人格缺陷與錯誤邏輯……」,讓觀眾因他們的自嘲而大笑。

科班出身 底子深厚

相聲,厲害的表演者才寫段子;漫才,是表演者掌握自己特質、個人邏輯、慣有思路,發展出專屬於己的劇本,每個人要能寫又能演。
他們蒐集生活經驗、平常聊天瞎扯的內容,刻意對某個主題做「偏題式的聯想」,例如看到有人賣口香糖,就聯想那些口香糖是炸彈,想到炸彈就想到失業員工想炸掉公司,再發展到其實這一切是政府為了製造經濟不景氣培養的炸彈殺手……竭盡所能延伸出笑料,然後,在朋友身上測試反應。
他們希望大家輕鬆看表演,參考大型戲院的電影套票定價,讓大眾的休閒多些選擇,前2年,無法靠搞笑維生,「團員1個月收入才7、8000元,有人連吃便利商店淘汰便當幾個月,有人網路被斷,有人電話費被停,只能call in不能call out。」惡魔說,到處打工是常態。
還好,「漫才」優點是精簡也能有好效果,「雖然要求是無止盡,」但也能不要求挑高、音響OK就好、容納人數可以不用多;透過口碑累積、網友放送,漸入佳境;今年5月場門票在4/12中午開賣、3分鐘秒殺,吸引人們一解苦悶,笑看扭曲社會。

笑,珍貴難得。「魚蹦興業」每個月7場表演,場場爆滿。


每個年度訂出12個月主題,再由團員發想每個月的段子。


行行有本經

每月1個主題

為了建立固定觀眾群,每個月設定主題、發想新的段子,屬於產能非常高的團隊;並透過問卷了解顧客喜好、意見與基本資料。


維持好笑品質

兩兩搭檔,平常私下分組準備、討論段子,演出前1周整合,表演前讓團員看過2次以上,集體討論丟意見,修改後才正式演出。


擺脫私人情緒

搞笑是一種表演,私下並不是所有狀況都歡樂完美,就像有團員感冒、跟女友大吵一架……都必須克服情緒,偶爾還得有即興演出。


顧客意見

梗很好笑 放鬆心情

Jessie、Judy 法律事務所文員
我們一群約10多位好朋友,每月1次聚會方式,就是看「魚蹦興業」表演,這次只有我們兩個搶到票。我們的工作比較枯燥,隨時都要很嚴謹,他們的梗都很好笑,真的能讓人一掃苦悶,來看那麼多次,每次都很好笑,至於缺點,就是票太難買了。


絕無冷場 值回票價

廖先生、吳先生 大一學生
我們在網路上看到影音,覺得好笑,特地上網搶票來看現場,「魚蹦興業」太厲害了,從頭到尾1個半小時,完全沒有冷場,我們笑翻了,真的算很值回票價,與網路版的感受度不同。我們覺得一切都很不錯,硬要挑剔小缺點可能是環境太小了。


劇本用心 每月不同

高小姐 會計
我每月都從桃園搭車來台北看「魚蹦興業」的演出,我認為票價還可以抵這家店餐點費用,還算合理,而且,在台灣根本不知道去哪找這類搞笑的表演,我覺得他們很厲害,每個月都可想出不同劇本,這麼用心,有什麼好挑剔呢?現在我已在期待下個月演出了。


趨勢觀點
創新模式 保持鮮度

H 作家、台日流行觀察家
他們目前小而美是不錯的方式,初期有辦法活下來,只是要推到更高的知名度,不能沒有透過大眾媒體且要更規模化思考、成本的考量,開創新的模式,除非團隊裡面真的有人出了名;此外,活動接案還是有侷限,有可能因為主題、場地,造成效果不好,形成負面評價。
我覺得他們必須思考因為網路普及,人們會去尋找新鮮、有名、好玩的事物,一旦有別的出現,驚奇度就會被蓋過去,當大家都只是尋鮮時,自己的路該怎麼走?在台灣,常都不是東西不夠好,而是市場不夠大,很多創意難做分眾、小眾。


學界看法
拓荒精神 走自己路

林于 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副教授
劇場人本來就辛苦,經營劇團本身也苦,這是一塊很小的產業,無論怎麼算,盈餘都很少,因為劇場型態的條件限制,就算叫座也只是表演1次收1次門票,現場效果無法量產。所以,無論1年1次,每場演出賣1、2000人的大型劇碼,或是小型劇場,只要表演一次,所有成本都要再來一次。
漫才比相聲的肢體動作更多、段子進行的方式不同、更快、更緊湊,這群年輕人投入從零開始、耕耘全新的領域不容易,此外,漫才所有內容都必須因地制宜,讓台灣人看得懂並哈哈大笑,這需要下功夫,沒有東西是天生的,還需要透過他們的努力、培養默契。


蘋果小辭典
漫才 まんざい

「漫才」,是日本的一種站台式喜劇(stand-up comedy),類似中國對口相聲,起源來自日本古代傳統藝能的「萬歲」。漫才通常兩人1組進行滑稽的對話表演,1人負責擔任較嚴肅的找碴角色(ツッコミ),另1人負責滑稽裝傻角色(ボケ),兩人對話主題圍繞在彼此間的誤會、雙關語和諧音字,互相講述速度極快,形式雖類似傳統相聲,但卻更自由,不用講求字正腔圓,也沒有沉重傳統包袱,反而更能反應出現代年輕人流行文化。1912年由吉本吉兵衛創設於大阪的吉本興業,以說唱藝術經營為首;1933年重新定義規則,將其定名為「漫才」,推展至全日本。
資料來源:林于、H、維基百科、《破報》

張孟豪小檔案

外號:惡魔
年齡:1983年出生,29歲
學歷: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畢業
經歷:參與劇團表演、電視劇、廣告演出,2008年成立「魚蹦興業」,部分團員出國念書,目前成員有阿達、哈利、大寶、阿鴻、阿迪、康康、小甜


關於魚蹦興業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yubon99
觀眾票務服務:yubon.ticket@gmail.com
合作聯繫:yubon99@gmail.com,0988-191-383
演出訊息:魚蹦興業2012伍月號《魚蹦徵信社》
購票方式:全家便利商店「華娛售票網」、7-11「ibon」
演出地點:comedy Pub (02)2764-5529 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553巷20號
收入概況:月營業額18萬元(數據為記者估算)
收入來源比率:90%漫才表演,10%短劇、商業合作(企業活動、記者會、主持)戲劇表演、網路短片劇本編寫等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財經》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