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舞青年賣夯茶籽洗劑

退學回家 表演生吃 天然環保銷國內外

建立時間:2011/02/09
趙文豪因為迷街舞,荒廢課業,大二被退學,回家把茶籽做的洗潔液,用跳舞不怕生的個性,表演生吃、改善包裝、出國參展,賣出名號。

要創業,先忘掉一切別人講的,以及先入為主的教條!
像趙家,賣洗碗精不是先經市調,而是家裡老的斷腿,小的被退學,茫茫渺渺總得找個方向。
因為瘋街舞,疏於課業,大二被退學的趙文豪,把爸爸休養期間,改良茶籽粉作的洗潔液,拿去有機店推銷。
他倚小賣小,表演生吃,通路從單店擴大到連鎖店。
業界大哥提攜,邀他出國參展,眼界愈開,他愈了解自家產品,是難能可貴地天然環保。
開賣多年,才回過頭,鑽研茶籽文化、商品分類呈現,從原點,清清楚楚耕耘品牌之道。採訪╱蔡佳玲 攝影╱張界聰

創業,有時是在不知不覺、景況幽微時發生,像做清潔劑的趙家。
8年前,趙家簡直「衰」到谷底。他們做洗碗精,賣給麵攤、小吃店,受泡舒之類的大廠興起衝擊,生意節節敗退;長子趙文豪,此時也因為瘋街舞,荒於課業,大二從文化機械系被退學。

熱賣商品

慘遭退學 回家當業務

「我重考1年才上大學,退學讓我很低潮,撐了幾天才敢回家講。結果,才開口叫媽,我媽轉頭看著我,已經在流眼淚,說我爸腿斷了!」71年次的堂籽堂老闆趙文豪說。
老的斷腿,半年無法工作;小的退學,未來茫茫渺渺。但總得找事做!趙媽媽和一些40~50歲婦女一樣,習慣用「茶籽粉」洗碗,缺點是要加水調和,有遇溼難保存、易塞水管等缺點。丈夫既會做洗潔液,便叫他設法,把粉狀改良成液狀。
趙爸爸盤算:茶籽粉是天然,就用植物性阿拉伯膠當介質,讓粉、水藉膠的黏性溶合。「光這樣不行,大家都會做,沒有門檻!」他再動腦,加海鹽防腐,從攪拌改善分離問題,一煮便1大鍋,分送親友,其中有有機店店長,很是看好,便讓趙文豪當sales賣賣看。
趙文豪剛從舞者的夢醒來:「跳舞,真的很快樂!但要成為優秀舞者,不是每天玩玩即可。」他書念得離離落落,乾脆騎上機車,上街推銷茶籽洗潔液。

品牌之路這樣走

倚小賣小 生吃茶籽液

那時,網路有機店的資訊極少,他到醫院、學校附近繞,看到小店,嫌人家小,大店又嫌人家大,藉口一堆,「就是沒膽進去推銷!」騎到菜市場,看顧店的媽媽很慈祥,便去試試。
「初期,台詞一律是:別家洗潔液都透明的,只有我家,看得到茶籽顆粒,純天然,我敢吃給妳看!」當場,這位老闆媽媽就跟他進貨,「不是認同我商品,而是覺得我像她兒子:哎唷,阮囝21歲,還在讀冊,你已經出來打拼囉!」
此後,他倚小賣小,在婆媽面前像賣藥一樣,表演生吃洗潔劑,營業額9萬、11萬地往上跳,通路也從單店,擴大到連鎖店,半年賺得10幾萬,總算可以買機器,製造場所從自家廚房,搬到廠房,產能大增,現今幾乎鋪進全台有機通路。

通路商心聲

出國參展 覺悟做品牌

一位在世貿有機展認識的賣蝦大哥,邀他去香港參展,他很震驚:「我只有1項產品,不會英文,怎麼去?」「沒關係,大哥罩你!」激勵他卯足全力,想說香港是國際化都市,攤位、商品標示都請朋友翻成英文。
「去了才發現,糗大了!那裡講中文比較多。」不過,就在香港展場,他接到第1筆外銷馬來西亞的單,日後還賣到中、星、美國;現場也遇到台灣廠商,跟他下代工單,「我有單就接,過渡時期必須這樣,工廠才有盈餘,投資設備。」
視野一開,他更勤於參展:日本食品展、德國有機展都去,研究各國包裝尺寸、成份標示、有機法規,發現和歐盟從國外取得椰子、棕櫚油,以化學方式皂化相比,自家原料:茶籽粕,取自桃竹苗一帶油廠榨油,添加物一概天然,最後從廚房水槽排到河裡,完成回歸自然的完整循環,勝出太多了!
「應該做品牌,賣文化!不能再像以前賣藥一樣。」有此覺悟,以前「茶籽」對他只是原料,現在會深入產地,了解內涵;並把成份依用途,發酵萃取的酵素,去菌效果好,作成蔬果洗潔液,去色後的皂素,加葡萄柚香精作洗衣素,還效法日本,推出人性化補充包。
「愈做愈有成就感!」他壯志滿滿地策劃,8年前全家懵懵懂懂的嘗試,拜他勇於了解市場所賜,事業藍圖已愈來愈清楚。

今日達人

趙文豪小檔案

年齡:1982年生,29歲
學歷:淡江電機系肄業
經歷:
21歲 從文化機械系大二被退學,幫自家「清淨苦茶籽」賣清潔液
22歲 再考進淡江夜間部,沒念畢業;公司更名為「茶籽堂」

店家資料

公司地址:板橋市文化路2段125巷3號(非門市)
電話:(02)2252-9909
網址:http://www.orientea.com.tw
哪裡買:全台有機通路

營運概況

創業成本:10萬元(鍋爐、罐子、設計費)
月營業額:100萬元
公司開銷:50萬元(含人事12萬元)
工廠成本:35萬元
每月淨利:15萬元
註:部份數據為記者估算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財經》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