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豪宅旁 有人撿垃圾麵包吃

每晚守候知名蛋糕店外「能省則省」

出版時間:2007/11/25

【生活中心╱調查報導】每晚近10時,白天時車水馬龍的台北市松江路,人車稀少;知名的順成蛋糕店,松江分店店員固定會將當日到期的麵包,裝進垃圾袋丟出店門,當店員轉身拉下鐵門時,三、四名中年男女突然從四方陰暗的角落冒出,蜂擁而上翻找還可吃的麵包。

日子難過

在冬夜撿「垃圾麵包」,這些中年人有著不同的理由,有人說「日子過不下去,能省則省。」有的則是緊抿雙唇,不想說。

冬夜裹薄衣找食物

《蘋果》記者從16日晚上至昨晚,前後到場採訪6次。發現這些幾乎每晚必到的常客主要有3人,他們會自備塑膠袋,一起努力翻找垃圾袋中的麵包,除開封過、吃剩的、奶油一塌糊塗的麵包,全是可被帶走的。
即使是入冬的夜晚,50歲的顏先生僅裹上一件薄外套,裡頭沒有內衣,褲子是半短褲。牙齒不好的他放棄大蒜麵包,因為「太硬了,不好吃。」他邊說話邊翻找時,會分幾個麵包給一旁穿牛仔外套的中年婦人。
婦人沉默地翻找,連一盒倒放的巧克力蛋糕也翻開來,一不小心滿手油膩膩的奶油,但她一點都不死心,把任何還算完整的麵包全塞入自備的紅白塑膠袋裡。她全身乾淨整潔,每天會變換不同裝扮,從不與人交談。
一起撿麵包的劉先生約50幾歲,自稱是苗栗人,每天穿同樣的灰毛衣和長褲,身上飄散出酸臭味。自稱是水電工的劉先生說,他不是窮到沒飯吃,只是偶爾來撿,「反正這麵包還能放一、兩天,不要浪費。」但記者觀察,劉先生連續5晚都到場。還有一名近40歲的男子,偶爾到場撿食。

垃圾尋寶垃圾袋中裝滿過期麵包、蛋糕,肉鬆等鹹麵包最受歡迎。廖瑞祥攝
垃圾尋寶垃圾袋中裝滿過期麵包、蛋糕,肉鬆等鹹麵包最受歡迎。廖瑞祥攝

人豬分食垃圾麵包

健談的顏先生並不忌諱說明撿食麵包的原因。他說,這種日子已過了好幾個月,阿扁都說大家很好過,看到這就知道,真的有很多人日子很難過。他每天撿20多個麵包回家。
顏先生帶記者到他住處。他住在緊鄰每坪約70萬元的長春路高級住宅區後,是一處不到10坪的違章建築,裡頭堆滿雜物,瀰漫著腐敗味。地上被一頭肥胖的麝香豬佔據。顏先生說,他和豬每天分食撿來的麵包。
顏先生靠打零工度日,勉強餬口,但能擠出的一點錢得養兩個孩子,他說:「當初聽人家說有地方可以撿麵包,日子不好過,能省則省,就去撿。」順成蛋糕松江店店長郭怡伶昨說,不知每天有人來撿麵包,總公司規定到期麵包絕不能給人吃,到期麵包都放在廚餘袋中,置於店門口等回收公司取走。她說,既然有人來拿,昨晚暫時不放在門口。
松江分店昨晚臨時改變做法,昨晚10時記者沒看到固定會來拿麵包的顏先生「三人組」,一直到10時7分,記者發現每天都會報到的中年婦女在對街張望,記者上前追問,婦女自稱姓林,否認每晚都來撿麵包,只來拿過一、兩次,她拿回家餵狗。

人豬共食顏先生養了一頭麝香豬,每天與牠分食撿來的麵包。廖瑞祥攝
人豬共食顏先生養了一頭麝香豬,每天與牠分食撿來的麵包。廖瑞祥攝

學者:M型化社會

對於這群撿過期麵包族,淡江大學公共行政系副教授施正鋒說:「從台北看天下,就可看出典型M型化社會,SOGO百貨周年慶人潮爆滿,窮者卻越窮,政府沒有適當的經濟和福利政策,才讓這群中年人雖非窮到活不下去,卻幾乎翻不了身。」
台灣大學社工系教授林萬億則認為,很多撿麵包者不是窮到沒飯吃,除遊民外,有些是節儉和貪小便宜,也有人抱著經濟不景氣,麵包越來越貴、能省就省的心理去撿。
各麵包店對過期麵包是如何處理?統一聖娜多堡公關陳惠菁說,會請回收業者處理。馬可先生麵包坊重慶店表示,其麵包可放較久,賣不完的隔天半價出售。上城糕餅小舖復興店與「食物銀行」合作,賣不完的糕點送給養老院、育幼院。

北市街頭撿垃圾麵包現場情形

時間:每晚9時50分~9時55分
地點:台北市松江路145號順成蛋糕店門口
參與者:50歲的顏先生;約50歲的劉先生;約40歲林姓婦人;一名偶爾出現、近40歲的男子
撿拾物:過期麵包,如肉鬆、起司、沙拉麵包、奶油餐包等
收納工具:自備中型塑膠袋,約可裝20~30個麵包
最搶手麵包:沙拉麵包、硬的大蒜麵包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顏先生每天撿食20多個過期麵包。廖瑞祥攝
顏先生每天撿食20多個過期麵包。廖瑞祥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相關新聞

更多

《要聞》

新聞